2018/04/29

在夢中夢《紅樓夢》

寶玉聽了,不禁放聲大哭,倒在床上,忽然眼前漆黑,辨不出方向,心中正自恍惚,只見眼前好像有人走來。寶玉茫然問道:「借問此是何處?」那人道:「此陰司泉路。你壽未終,何故至此?」寶玉道:「適聞有一故人已死,遂尋訪至此,不覺迷途。」那人道:「故人是誰?」寶玉道:「姑蘇林黛玉。」那人冷笑道:「林黛玉生不同人,死不同鬼,無魂無魄,何處尋訪?凡人魂魄,聚而成形,散而為氣,生前聚之,死則散焉。常人尚無可尋訪,何況林黛玉呢?汝快回去罷。」寶玉聽了,呆了半晌,道:「既云死者散也,又如何有這個陰司呢?」那人冷笑道:「那陰司說有便有,說無就無。皆為世俗溺於生死之說,設言以警世,便道上天深怒愚人,或不守分安常,或生祿未終,自行夭折;或嗜淫欲,尚氣逞凶,無故自隕者,特設此地獄,囚其魂魄,受無邊的苦,以償生前之罪。汝尋黛玉,是無故自陷也。且黛玉已歸太虛幻境,汝若有心尋訪,潛心修養,自然有時相見。如不安生,即以自行夭折之罪,囚禁陰司,除父母外,欲圖一見黛玉,終不能矣。」……


-----

每次打開《紅樓夢》都在睡前,以致痛苦的不只是辨識書裡的艱深字詞,而是每當剛要進入故事情節時就先進入夢鄉了的羞愧(然後隔夜找不到昨夜看到哪裡)。

還好在這九個月裡,有些時候某些劇情會在快掉進夢裡時拉我一把。

例如劉姥姥逛大觀園的插科打諢到鄉下人沒看過穿衣鏡子的憨趣以為。
例如鳳姐設計害死賈瑞到風月寶鑑之兩面真虛顯像。
例如尤三姐的堅貞自刎到柳湘蓮的恍然一夢。
例如鳳姐對尤二姐的虛情假意導致尤二姐吞金自亡。
例如古代男性對同性性行為的開放與富貴人家的奢華浪費。
例如黛玉孤僻的愛與寶釵的大氣得體到後來兩人心結解開。
例如黛玉與湘雲在中秋月下的見景作詩到妙玉跳出指正黛玉詩詞太過孤絕。
例如晴雯將死,寶玉去見最後一面,直叫人想起孽子李青去見母親的難堪與不捨。
例如大觀園從原本的富麗堂皇到後來的落破荒涼。
例如出家人妙玉的高傲無人與最後被強盜所擄的曖昧心態。
例如對於劉姥姥相救巧姐(鳳姐之女)的情節感到緊張萬分心驚肉跳。
例如寶玉考中進士卻失蹤,而後賈政在外地準備搭船回家時,寶玉突然現身向父親跪拜訣別。光頭赤腳披著大紅猩猩氈斗篷的寶玉不語,隨後飄然奔向白茫曠野的文字形容,充滿了電影即視感。

當然還有最前面一開始摘錄的,在九十八回寶玉知道黛玉已死時,恍惚昏厥之間在陰間見到某人的一段對話。

靈魂生聚死散,本就無一歸處,而地獄是為惡人所生,凡人終將回到宇宙混沌,消散在天地之間。

中國藝術家張曉棟「龍鱗裝」作品《清.孫溫繪程甲本圖文典藏版紅樓夢》。(攝於2018 HK Art Central)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